保罗·高更 Paul Gauguin(图1)

艺术是什么?

艺术是感情的表露,

所使用的是一种

人人都能理解的语言。

·

毛姆

保罗·高更 Paul Gauguin(图2)

保罗·高更 Paul Gauguin(图3)

保罗·高更 Paul Gauguin(图4)

保罗·高更 Paul Gauguin(图5)

保罗·高更 Paul Gauguin(图6)

保罗·高更 Paul Gauguin(图7)

保罗·高更 Paul Gauguin(图8)

保罗·高更 Paul Gauguin(图9)

保罗·高更 Paul Gauguin(图10)

保罗·高更 Paul Gauguin(图11)

保罗·高更 Paul Gauguin(图12)

保罗·高更 Paul Gauguin(图13)

保罗·高更 Paul Gauguin(图14)

保罗·高更 Paul Gauguin(图15)

保罗·高更 Paul Gauguin(图16)

保罗·高更 Paul Gauguin(图17)

保罗·高更 Paul Gauguin(图18)

保罗·高更 Paul Gauguin(图19)

保罗·高更 Paul Gauguin(图20)

       由于1848年的巴黎六月起义,刚出生不久的保罗·高更便与远航结下了不解之缘。在23岁以前,他当过水手、又在海军服过兵役,在成为一名银行的股票经纪人以后,过上了安逸的中产阶级生活。也正是平稳的生活,让他拿起了命中注定的画笔。由于天赋使然,勤于画技的高更参与了1880年的第五次印象派绘画联展。纵观其艺术生涯,外在画风与内在思想与印象派大相径庭,“印象派”只是促使他奔腾起来的助推器。

保罗·高更 Paul Gauguin(图21)

保罗·高更 Paul Gauguin(图22)

保罗·高更 Paul Gauguin(图23)

保罗·高更 Paul Gauguin(图24)

保罗·高更 Paul Gauguin(图25)

保罗·高更 Paul Gauguin(图26)

保罗·高更 Paul Gauguin(图27)

保罗·高更 Paul Gauguin(图28)

保罗·高更 Paul Gauguin(图29)

保罗·高更 Paul Gauguin(图30)

保罗·高更 Paul Gauguin(图31)

保罗·高更 Paul Gauguin(图32)

保罗·高更 Paul Gauguin(图33)

保罗·高更 Paul Gauguin(图34)

保罗·高更 Paul Gauguin(图35)

保罗·高更 Paul Gauguin(图36)

保罗·高更 Paul Gauguin(图37)

保罗·高更 Paul Gauguin(图38)

保罗·高更 Paul Gauguin(图39)

保罗·高更 Paul Gauguin(图40)

保罗·高更 Paul Gauguin(图41)

保罗·高更 Paul Gauguin(图42)

保罗·高更 Paul Gauguin(图43)

保罗·高更 Paul Gauguin(图44)

保罗·高更 Paul Gauguin(图45)

保罗·高更 Paul Gauguin(图46)

保罗·高更 Paul Gauguin(图47)

保罗·高更 Paul Gauguin(图48)

保罗·高更 Paul Gauguin(图49)

保罗·高更 Paul Gauguin(图50)

保罗·高更 Paul Gauguin(图51)

保罗·高更 Paul Gauguin(图52)

保罗·高更 Paul Gauguin(图53)

保罗·高更 Paul Gauguin(图54)

保罗·高更 Paul Gauguin(图55)

保罗·高更 Paul Gauguin(图56)

保罗·高更 Paul Gauguin(图57)

保罗·高更 Paul Gauguin(图58)

保罗·高更 Paul Gauguin(图59)

保罗·高更 Paul Gauguin(图60)

保罗·高更 Paul Gauguin(图61)

保罗·高更 Paul Gauguin(图62)

保罗·高更 Paul Gauguin(图63)

保罗·高更 Paul Gauguin(图64)

保罗·高更 Paul Gauguin(图65)

保罗·高更 Paul Gauguin(图66)

保罗·高更 Paul Gauguin(图67)

保罗·高更 Paul Gauguin(图68)

保罗·高更 Paul Gauguin(图69)

保罗·高更 Paul Gauguin(图70)

保罗·高更 Paul Gauguin(图71)

保罗·高更 Paul Gauguin(图72)

保罗·高更 Paul Gauguin(图73)

保罗·高更 Paul Gauguin(图74)

保罗·高更 Paul Gauguin(图75)

保罗·高更 Paul Gauguin(图76)

保罗·高更 Paul Gauguin(图77)

保罗·高更 Paul Gauguin(图78)

保罗·高更 Paul Gauguin(图79)

保罗·高更 Paul Gauguin(图80)

保罗·高更 Paul Gauguin(图81)

         1891年之后,画家高更渐入佳境,他在欧洲的原野之外,发现了更加纯粹、自然的土——塔希提。那里没有歌舞升平、没有安逸也没有浮躁,足以使一个人的灵魂得到初生般的自由。他将土著人的生活、土著人的神明、土著人的审美一一纳入画面,在兼具欧洲中世纪平涂法的同时,巧妙地融入浮世绘的填色法。简洁、稚拙的轮廓线,加上绚烂、直白的色彩,隐约之间还透露出美洲“原始”绘画和黑人雕刻的影子。这些艺术手法的使用,使得画面不再是异域风情的拷贝,而是建立了具有装饰感的“高更模式”,也为此后的“纳比派”、“巴黎画派”、象征主义等指明了方向。

保罗·高更 Paul Gauguin(图82)

保罗·高更 Paul Gauguin(图83)

保罗·高更 Paul Gauguin(图84)

保罗·高更 Paul Gauguin(图85)

保罗·高更 Paul Gauguin(图86)

保罗·高更 Paul Gauguin(图87)

保罗·高更 Paul Gauguin(图88)

保罗·高更 Paul Gauguin(图89)

保罗·高更 Paul Gauguin(图90)

保罗·高更 Paul Gauguin(图91)

保罗·高更 Paul Gauguin(图92)

保罗·高更 Paul Gauguin(图93)

保罗·高更 Paul Gauguin(图85)

保罗·高更 Paul Gauguin(图95)

保罗·高更 Paul Gauguin(图96)

保罗·高更 Paul Gauguin(图97)

保罗·高更 Paul Gauguin(图98)

保罗·高更 Paul Gauguin(图99)

保罗·高更 Paul Gauguin(图100)

保罗·高更 Paul Gauguin(图101)

保罗·高更 Paul Gauguin(图102)

保罗·高更 Paul Gauguin(图103)

保罗·高更 Paul Gauguin(图104)

保罗·高更 Paul Gauguin(图105)

保罗·高更 Paul Gauguin(图106)

保罗·高更 Paul Gauguin(图107)

保罗·高更 Paul Gauguin(图106)

保罗·高更 Paul Gauguin(图109)

保罗·高更 Paul Gauguin(图110)

保罗·高更 Paul Gauguin(图111)

保罗·高更 Paul Gauguin(图112)

保罗·高更 Paul Gauguin(图113)

保罗·高更 Paul Gauguin(图114)

保罗·高更 Paul Gauguin(图115)

保罗·高更 Paul Gauguin(图116)

保罗·高更 Paul Gauguin(图117)

保罗·高更 Paul Gauguin(图118)

保罗·高更 Paul Gauguin(图119)

保罗·高更 Paul Gauguin(图120)

保罗·高更 Paul Gauguin(图121)

        1895年,与梵高分道扬镳之后,高更再次来到塔希提——这个既狭小有广大、且专属于他的艺术世界。游离在主流社会之外的艺术家,始终沉溺在“文明”与“野蛮”的两难之间。巴黎的繁华与塔希提的醇美,如同镜子的两面,可以从中重新审视、重新定义那个人们习以为常的“现代生活”,同时也在拷问自己那颗不平静的心。究竟是什么真正在戕害我们自身?或者我们自身真正想要得到的到底是什么?

保罗·高更 Paul Gauguin(图122)

保罗·高更 Paul Gauguin(图123)

保罗·高更 Paul Gauguin(图124)

保罗·高更 Paul Gauguin(图125)

保罗·高更 Paul Gauguin(图126)

保罗·高更 Paul Gauguin(图127)

保罗·高更 Paul Gauguin(图128)

保罗·高更 Paul Gauguin(图129)

保罗·高更 Paul Gauguin(图130)

保罗·高更 Paul Gauguin(图131)

保罗·高更 Paul Gauguin(图132)

保罗·高更 Paul Gauguin(图133)

保罗·高更 Paul Gauguin(图134)

保罗·高更 Paul Gauguin(图135)

保罗·高更 Paul Gauguin(图136)

保罗·高更 Paul Gauguin(图137)

保罗·高更 Paul Gauguin(图138)

保罗·高更 Paul Gauguin(图139)

保罗·高更 Paul Gauguin(图140)

保罗·高更 Paul Gauguin(图141)

保罗·高更 Paul Gauguin(图142)

保罗·高更 Paul Gauguin(图143)

保罗·高更 Paul Gauguin(图144)

保罗·高更 Paul Gauguin(图145)

保罗·高更 Paul Gauguin(图146)

保罗·高更 Paul Gauguin(图147)

保罗·高更 Paul Gauguin(图148)

保罗·高更 Paul Gauguin(图149)

保罗·高更 Paul Gauguin(图150)

保罗·高更 Paul Gauguin(图151)

保罗·高更 Paul Gauguin(图152)

保罗·高更 Paul Gauguin(图153)

保罗·高更 Paul Gauguin(图154)

保罗·高更 Paul Gauguin(图155)

       对于高更而言,他既是经历着的悲欢离合的凡人,也是饱含着七情六欲的俗人。拿起画笔就是擅于思辨的哲人,放下画笔就是招人鄙视的市侩。“我们从哪里来,我们是谁,我们到哪里去”,是一道横亘心中的永久迷题,同时还是一句关于自我的终极追问,追问远在地球另一端的现代文明,更是追问作为现代“文明人”的我们。或者,我们真正需要只是在某一个时段、某一个境遇,重新厘清那个曾经单纯的自我,以及一种独立的、没有好恶的思考。

保罗·高更 Paul Gauguin(图156)

保罗·高更 Paul Gauguin(图157)

来源:中国艺术研究院油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