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大山人,名朱耷 (1626—约1705),江西南昌人,明末清初画家、书法家,中国画一代宗师。 清初画坛“四僧”之一。

 八大之后的任伯年们对海派的影响(图1)

朱耷 焦石芙蓉图轴 清  纸本 水墨 纵178cm横45cm 八大山人纪念馆藏

 八大之后的任伯年们对海派的影响(图2)

朱耷 双鹊大石图轴 清  纸本 纵159cm横49cm八大山人纪念馆藏

       华嵒(1682~1756年),原字德嵩,后改字秋岳,号新罗山人,又号白砂道人、离垢居士。清康熙二十一年十月初七(1682年11月21日)生于上杭县白砂华家亭(今属蛟洋乡)一农民兼造纸工人的家中。他小时曾上蒙馆读书,不久因父亲早死,家境贫寒而辍学,上纸坊当学徒,常利用纸坊废弃的破损纸张自习绘画,爱之入迷,渐谙画技。

 八大之后的任伯年们对海派的影响(图3)

华嵒《牧牛图》轴 清 纸本设色 纵125.5厘米 横45厘米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藏

        费丹旭(1802年1月29日—1850年12月4日),清代画家。字子苕,号晓楼,别号环溪生、环渚生、三碑乡人、长房后裔,晚号偶翁,乌程(今浙江省湖州市吴兴区)人。

 八大之后的任伯年们对海派的影响(图3)

费丹旭 《红妆素裹图》轴 1841年 绢本设色 纵123厘米 横33厘米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藏

       任熊(1823年7月19日—1857年11月23日),字渭长,一字湘浦,号不舍,浙江萧山人,清代晚期著名画家,“海派”艺术的代表人物之一。

 八大之后的任伯年们对海派的影响(图5)

任熊《狗》轴 1854年 纸本水墨 纵64厘米 横32厘米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藏

       任颐(1840-1895),初名润,字伯年,小名任和尚,浙江山阴(今绍兴)人,清末著名画家。是“海上画派”中的佼佼者,与任熊、任薰并称“海上三任”。任伯年在国内享誉高赞,是近现代中国画史上的艺术大师之一,其绘画技法全面,涵盖人物、花鸟,山水等。在研习传统的基础上,融入西方绘画中的素描、水彩技法,堪称百年难遇的全才画家。

        任伯年是推动中国画从传统向现代转型的代表性人物之一,在中国绘画史上具有重要的历史地位。对传统艺术,任伯年深受前贤滋养,八大山人也是对任伯年笔墨造诣颇有影响的明清画家之一,他从八大山人处领会到了“悬腕中锋”的绘画技巧。

 八大之后的任伯年们对海派的影响(图6)

任伯年《富贵平安图》轴 1874年 纸本设色 纵93.2厘米 横39厘米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藏

 八大之后的任伯年们对海派的影响(图7)

任伯年《花鸟四条屏》之四 鹭鸶水草1881 年 纸本设色 纵180 厘米 横46.5 厘米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藏

 八大之后的任伯年们对海派的影响(图8)

任伯年《画稿》册页二 共八开(展出二开) 清 纸本水墨 各纵22厘米 横21厘米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藏

 八大之后的任伯年们对海派的影响(图9)

任伯年《画稿》册页一 共八开(展出二开) 清 纸本水墨 各纵22厘米 横21厘米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藏

 八大之后的任伯年们对海派的影响(图10)

任伯年《卖肉图》轴 1881年 纸本设色 纵135厘米 横33.3厘米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藏

 八大之后的任伯年们对海派的影响(图11)

任伯年《人物花鸟》画扇册之二 共十五开 1871年 纸本设色   纵29厘米 横58厘米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藏

 八大之后的任伯年们对海派的影响(图12)

任伯年《无量寿佛》镜心 清 纸本设色 纵24厘米 横22厘米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藏

 八大之后的任伯年们对海派的影响(图13)

任伯年《以诚小像》轴 1877年 纸本设色 纵102厘米 横45厘米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藏

 八大之后的任伯年们对海派的影响(图14)

任伯年《钟馗图》轴 1874年 纸本设色 纵135厘米 横64厘米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