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观众熟悉的《尼维尔内的田间劳动》

6eb1bc7d-609b-4334-aae8-1459b2d1d20b.jpeg

尼维尔内的田间劳动

      如果提起罗莎·博纳尔(Rosa Bonheur),可能很少有人知晓,但如果看到这幅《尼维尔内的田间劳动》,有些人就有些印象,这幅作品描绘了法国尼维尔内的一个晴朗的秋天,农夫们催动着两队耕牛在黑褐色的田间犁地,奶白色、淡黄色和栗色耕牛皮毛下滚动着饱满的肌肉,在阳光普照下闪闪发光,耕牛倔强不逊的神态与挥舞棍棒的农夫构成了有趣的画面冲突。

cc8c8410-c2d7-40e7-ad7b-600a8bf728aa.jpeg

《尼维尔内的田间劳动》石版画局部

       1977年夏天,中国美术馆推出了《法国十九世纪农村风景画大展》,这幅《尼维尔内的田间劳动》与法国其他乡村题材的作品给中国美术界很大的震撼,很多写实画家对法国画家高超的写实技术印象极其深刻,甚至影响了他们后面的创作之路。

沉默百年后的首次大型回顾展

dad868e9-4971-41fb-abfd-4d048905fdba.jpeg

乔治·阿基里斯-福尔的《罗莎·博纳尔肖像》

       谈到十九世纪的著名女艺术家,一般人会想到印象派女神贝尔特·莫里索(Berthe Morisot)和玛丽·史蒂文森·卡萨特(Mary Stevenson Cassatt),但实际上我们可能忽略了罗莎·博纳尔。这是一位十九世纪富有、享誉盛名的女艺术家,终极一生创作了大量精彩的动画写实绘画,同时她标新立异的个性和精明的自我推销更为她个人生活增添了光彩。但就像很多法国传统艺术家一样,进入二十世纪后,罗莎·博纳尔迅速被人遗忘。女性艺术家的身份和动物题材可能是她忽略的重要原因,在法国,动物绘画从来没有受到过高度重视。

近年来,罗莎·博纳尔的艺术成就被重新挖掘出来,她的艺术和个性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能与当下许多社会问题产生共鸣:女性在艺术和社会中的地位、动物事业、乡村和生态。

7d145ca7-00df-4003-be12-faea8eae9293.jpeg

40cb64eb-b128-427d-9af6-615d40808153.jpeg

a469dc71-d9ed-4540-9b21-77b4f3b56e8d.jpeg

展览现场

1bee337f-e547-418c-8838-5db7ee00edb0.jpeg

展览现场中蓝晒照片 (图片来源:TheNew York Times)

      近日,巴黎奥赛博物馆正在为罗莎·博纳尔诞辰二百周年举办回顾展,这是博纳尔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作品展览,也是一个世纪以来博纳尔在巴黎举办的第一次大型展览。这次展览从20221018日一直持续到2023115日,展览展出近200件作品,包括油画、素描以及其他艺术家的数十件配套版画和照片,其中一些从未在法国公开展出过。

f0dda104-1d3a-4440-a235-b2e69f7ac221.jpeg

20221018日,巴黎奥赛美术馆展出的罗莎·博纳尔(左二)的作品《两只兔子》的细节。 (图片来源: TheNew York Times

b1faf0fb-2e44-413b-a189-1c8c39bd5718.jpeg

Buffalo Bill Cody肖像(图片来源:centerofthewest)

       这次展览涵盖了罗莎·博纳尔漫长职业生涯的方方面面,包括各种作品,比如她19岁时在巴黎沙龙(Paris Salon)上展出的一幅两只兔子啃胡萝卜的画;一幅骑在马背上的“水牛比尔”科迪(Buffalo Bill Cody)的肖像。

       最显眼的展品就是这幅巨幅油画《尼维尔内的田间劳动》,这被认为是她最重要的作品之一。“她的作品根植于19世纪,但就像所有伟大的艺术一样,它帮助我们思考当下。”

罗莎·博纳尔的“重新发现”与最近人们重新兴起对被遗忘的女性艺术家的兴趣相吻合,这些女艺术家在男性主导的绘画行业中取得了非凡的成就,但往往被遗忘多年。

25c28361-8bbb-4ec4-b463-27a012658eb0.jpeg

罗莎·博纳尔肖像

       被认为17世纪最有成就的的意大利女艺术家阿特米西亚·真蒂列斯基(artemia Gentileschi)从事了40年的绘画,在沉默了四百年后,现在享有了明星地位。瑞士艺术家索菲·陶伯尔-阿普(Sophie Taeuber-Arp)去世几十年后,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Museum of Modern Art)才为她的作品举办了第一次综合展览。博纳尔的情况也是如此——女性艺术家一生的工作在当时都是众所周知,然而之后没有人记住她们。 

与狮虎野兽为伴

      罗莎·博纳尔将动物置于她艺术创作的核心,她致力于识别动物的独特性,并通过她的作品来传达它们的活力和“灵魂”。通过她精湛的技术,她能够呈现动物解剖学和心理学。她相信动物是有灵魂的,所以经常把它们描绘成直直地盯着观众,就好像它们是人类一样,甚至带有某种忧郁的情绪。

9ed71896-daad-4761-9739-88ecce265643.jpeg

bff83a84-d327-457f-9c05-347586a4e372.jpeg

e31e4210-4044-4b08-abb0-ab3082cc036a.jpeg

f0dda104-1d3a-4440-a235-b2e69f7ac221.jpeg

© [2021] Museum Associates  LACMA

       她能够创作出具有非凡现实主义的富有表现力的动物作品离不开常年与动物相伴,博纳尔甚至在枫丹白露森林的庄园里打造了一座小型动物王国,在这里狗、雄鹿和羊、马、猴子、狗、鸟,甚至狮子和老虎等几十种动物并肩生活在一起。

28446067-8e65-4631-8b82-3a847c2b5574.jpeg

高原突袭

79cb8e56-14e8-4c82-ae1b-a002a330c08b.jpeg

罗莎·博纳尔的未完成作品

0be583ac-8ad2-4e3c-8c32-93aeb0cebc4e.jpeg

罗莎·博纳尔的素描作品

        罗莎·博纳尔的作品另一大特点就是往往将动物置身于狂野壮阔的自然环境中,这些美丽的生物在大自然舞台中显露出最生动鲜活的生命状态,这与当时另一位动物写实画家埃德温·亨利·兰德塞尔(Edwin Landseer)的风格形成鲜明对比。

罗莎·博纳尔经常出去旅行,在奥弗涅、尼弗奈、比利牛斯山脉以及苏格兰,她对物种及其栖息地的多样性表现出了永不满足的好奇心。她还对美国西部的狂野之美及其居民着迷,这位艺术家非常高兴地描绘了布法罗比尔和1889年狂野西部的景观、动物与人。

非凡的艺术成就

       罗莎·博纳尔来自艺术世家,她的母亲是一位钢琴老师,父亲是一位从事肖像和风景画的艺术家。罗莎·博纳尔最初对动物的热爱源于她是个爱吵闹的孩子,很难阅读。她的母亲就让她在字母表中每个字母旁边画不同的动物。她的父亲则带领她参观动物园和屠宰场,每周参加马市,以便她更好地了解动物解剖学。

12768295-f95f-4fd7-b07c-5584494d6b93.jpeg

罗莎·博纳尔的画室

2c547d9a-f54a-4407-9dfc-a733b8d2f2c3.jpeg

8f9d1341-a17e-41ee-b03a-179ff4837a2f.jpeg

鹿的习作

1c9c2962-844a-46fd-8d72-d9941a992bf5.jpeg

狗的习作

        十几岁时罗莎·博纳尔在父亲的训练下,她开始在卢浮宫里临摹作品,以摄影般的精确度一张张地画出来,尽管罗莎·博纳尔所处在法国新艺术风起云涌的时代,她的作品虽然吸收了印象派的光与色彩的技巧,但总体依然严格遵循着古典艺术的严格规范。

       罗莎·博纳尔19岁时首次在巴黎沙龙展出她的画作。她展示的作品——兔子和山羊的油画——立即引起了关注,奖品和佣金滚滚而来。她是第一位获得法国荣誉军团大十字勋章的女性。

a6194364-e685-4e89-952b-6404d59f17be.jpeg

马市(图片来源: TheNew York Times

dea1a612-1708-4f88-ba87-36f166cea442.jpeg

《马市》局部

        她的代表作《尼维尔内的田间劳动》是法国政府的一项委托作品。这件作品最终前往英国巡回演出,甚至被展出供维多利亚女王私人观看。1853年博纳尔推出了代表作《马市》,画面中肥硕结实的众多马匹,毛色各异,生龙活虎,人和马沐浴在阳光中充满了生命的激情。作品轰动巴黎,远传英国,使得罗莎·博纳尔成为人尽皆知的画家,她变得非常富有,经常受到皇室成员和政治家的款待。

       在她的余生中财务状况良好,很大程度上归功于经销商Ernest Gambart超前的观念。在他的指导下,罗莎不仅出售她的原画,而且从作品复制品的版权中获得了可观的利润。罗莎·博纳尔甚至有一个按照她的肖像制作的娃娃,现在已经成为罕见的收藏品。

特立独行的女艺术家

8b515831-b67f-408c-8981-d0d4581d0776.jpeg

艺术家罗莎·博纳尔

        罗莎·博纳尔是一位个性强烈的艺术家,以其古怪的习惯而闻名,她在个人生活和职业生涯中都不遵守当时的社会风俗。在十九世纪的法国社会,法国女性都要穿裙子,穿裤子需持有许可证。为了在男性圈的牲畜集市和血淋漓的屠宰场近距离研究动物解剖,她从警察那里获得了穿裤子的异装癖许可;她画画的“制服”是一件蓝色的艺术家罩衫和黑色的裤子。她留短发,骑马,学习如何狩猎,讲下流笑话,抽很多烟——当时人们认为女人吸烟是不体面的。她有时被误认为是男人。她曾经对一位男性朋友说:“……如果你知道我对你的性别有多么不关心,你就不会想到这么奇怪的想法。事实上,就男性而言,我只喜欢我画的公牛。”

        罗莎·博纳尔这样描述自己:“艺术是吸收剂——一个暴君。它需要他的心、大脑、灵魂、身体,以及他的全部信徒,只有这样才能赢得它的最高青睐。艺术是我的丈夫——我的世界——我的人生梦想——我呼吸的空气。除此之外,我什么也不知道,什么也感觉不到,什么也不想。我的灵魂从中得到了最彻底的满足。”

拒绝成为女权运动的象征

       罗莎·博纳尔的私生活非常公开,这在当时是前所未有,她的一生中与女性有过两次坚定的浪漫关系。她和儿时的朋友兼画家娜塔莉·米卡斯(Nathalie Micas)在她的城堡里生活了40年。米卡斯去世后,67岁的邦赫尔邀请了年轻的美国画家安娜·克伦普克(Anna Klumpke)与她同住,她们的关系被形容为“两个灵魂的神圣结合”。

由雅布艾共同撰写的文章中记载:“她藐视这个被束缚的世纪的传统,与她爱的女人生活在一起,建立了一段真正的婚姻,这要归功于她画笔的力量。她成为女同性恋解放运动的有力象征。”

d62ebd49-d15c-432f-a8dd-7bf29ba23796.jpeg

左图《森林之王》是博纳尔于1878年创作的一幅油画

       但罗莎·博纳尔并不想成为女性权利的象征。1859年,当一家美国报纸问她如何看待女权运动时,她说:“女权——女人的废话!妇女应该通过善良和伟大的作品来确立她们的权利,而不是通过习俗。”她倡导性别平等——为了她自己,也为了她的艺术。她希望能与德拉克洛瓦和泰奥多尔·席里柯等男性画家平起平坐。

(文章参考artdailyboutique.lefigaro.freditions-larousse.frnytimes.cominfo-flash等文章 作者:刘鹏飞)

来源:艺术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