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代以前的欧洲,炼金术是一门变化的科学。中世纪的炼金士寻求灵丹妙药,以应对公共卫生危机(黑死病);试图将普通金属转化为黄金和白银,以解决贵金属短缺的问题,还试图修复炼金术与欺诈之间的旧有联系。

       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图书馆“穿越黑暗之镜:炼金术和雷普利卷轴 1400-1700”,展示欧洲炼金术士如何在希腊-埃及时期、伊斯兰世界和中世纪晚期的基础上建立炼金术的黄金时代。炼金术的图解亦可以作为实用艺术和古老的哲学传统展示。

《雷普利卷轴》,1624年.jpeg

      在中世纪的欧洲,炼金术是一门改变的科学。 炼金术士试图实现非凡的物理转变:无论是将贱金属转化为金银,还是创造长生不老药以延年益寿。 他们将炼金术视为一种实用艺术和哲学传统,并使用寓言语言和晦涩幻想图像掩饰炼金术的秘密。

     《雷普利卷轴》是炼金术标志性手稿,产生于15世纪后期的英国,可能是为王室赞助人制作的,原始出处未知,后归于英国炼金术士、《炼金术的化合物》(1471年)的作者乔治·雷普利名下。随着时间的推移,新一代读者试图破译卷轴中图像的含义,并融入新的视角以反映对自然、实验和英格兰炼金术的态度。

目前普林斯顿大学图书馆藏有《雷普利卷轴》23卷中有两卷,该手稿在传播炼金术知识方面发挥了核心作用。

《雷普利卷轴》,约1590年.jpeg

《雷普利卷轴》,约1590年

    《雷普利卷轴》的设计者应该熟悉各类插图卷轴的阅读方式,他沿用了以埃及纸莎草卷轴为代表的古代书籍结构,强调插图和文本的连续性。“制作者用寓言性的语言和模糊的意象来掩盖炼金术的秘密,这种晦涩、奇幻的意象在《雷普利卷轴》中达到了顶峰。”展览策展人、普林斯顿大学历史学副教授詹妮弗·兰普林说(Jennifer Rampling)。

展览名“穿越黑暗之镜”(来自《新约》), 强调了透过表层更深入地研究炼金术的重要性;同时,人们必须通过其历史实践和寓言意象折射炼金术本身。

展览现场.jpeg

展览现场

 是哲学家,还是骗子

       大众想象中,炼金术常常与庸医、欺诈联系。“假炼金术士”甚至作为一种比喻出现在早期讽刺文本中,尽管很少有证据直接表明炼金术士蓄意欺诈。事实上,炼金术士经常在他们自己的著作中使用这个比喻,希望在博学的“哲学家”和无法破译炼金术文本秘密语言的愚人之间划清界限。

塞巴斯蒂安·布兰特(Sebastian Brant,1458-1521)的讽刺作品《愚人船》(Narrenschiff,1494年)中,一幅木刻版画涉及了布兰特关于欺诈的描述,他将戴小丑帽的炼金术士(左)与一位奸猾的酒商(右)并列,攻击了兜售无用知识的假炼金术士。

塞巴斯蒂安·布兰特,《愚人船》内页.jpeg

塞巴斯蒂安·布兰特,《愚人船》内页

        炼金术在16、17世纪的英国被广泛应用,促使剧作家本·琼森(Ben Jonson)以戏剧做出回应。首演于1610年的《炼金术士》,将炼金术士描绘成骗子(或被愚弄的人)。其实早在两个多世纪以前,类似的人物已经出现在英国首位诗人乔叟(Chaucer)的作品中。琼森对自己所处时代的“炼金术文学”也了然于胸,他的《炼金术士》剧本引用了几首与炼金术相关的英国诗,其中就包括乔治·雷普利的《炼金术的复合物》和《致爱德华四世的信》(1471年)。

本·琼森,《炼金术士》.jpeg

本·琼森,《炼金术士》

师徒相承

       尽管西方的炼金术可追溯到希腊化时期,但直至12世纪的欧洲仍然是一种新事物,其文本主要来自阿拉伯文本的拉丁语翻译,从业者为了确立声望,将其定位为学问,而非手工艺。 为此他们在历史中寻找权威,从希腊-埃及时代的圣人赫尔墨斯(Hermes Trismegistus,希腊神,拥有长着羽翼的凉鞋、魔杖、催眠笛等宝物,炼金术师常贴赫尔墨斯封条在他们的原料上,表示机密不可外泄)到《圣经》人物,炼金术作为隐秘的知识,以师徒相承的方式延续着。

赫尔墨斯也被认为是《炼金术大全》(又名《赫尔墨斯总集》,Hermetic Corpus)的作者,虽然《炼金术大全》实际上是在二、三世纪创作,但赫尔墨斯长期以来被认为是摩西的同时代人,这个误会赋予了所谓的赫尔墨斯著作更大的声望。其第一章《人类的牧人》(Pimander),便以师徒对话的形式呈现。

1505年,巴黎出版的《人类的牧人》中的一页。.jpeg

1505年,巴黎出版的《人类的牧人》中的一页。

       1463年,《炼金术大全》被科西莫·德·美第奇复原,他得到了一份拜占庭手稿,该手稿包含了14部文章,这些文章在同一年被弗洛伦萨人文主义者马尔西利奥.·费奇诺(Marsilio Ficino)翻译成了拉丁语版本。1471年,在印刷术的帮助下出版。

假方济各(Franciscus Epimetheu)之名,《哲学之家》,1582年(巴塞尔).jpeg

假方济各(Franciscus Epimetheu)之名,《哲学之家》,1582年(巴塞尔)

       在来自德国的炼金术木刻版画中,表现了拱顶之下的赫尔墨斯雕像。画中老人居于宝座,手里拿着一本与隐秘智慧有关的书。这个场景在中世纪的图像中被多次描绘,他手中的书被重新想象成一本插图书。

佚名,《玛丽亚对话Aros》,18世纪,法国.jpeg

佚名,《玛丽亚对话Aros》,18世纪,法国

        犹太人玛丽亚是中世纪欧洲炼金术权威之一,她使用一系列神秘的类比向她的学生Aros传授炼金术的秘密。到了15世纪,该书被翻译成中古英语诗歌并复制到《雷普利卷轴》中,18世纪的法文译本,可能是从英文诗歌转化而来的。

拉丁圣经,英格兰,约1260-1270.jpeg

拉丁圣经,英格兰,约1260-1270

        炼金术书籍的作者经常将成功归功于上帝的恩典或启示。在宗教图像学中,这种智慧可能从天而降,被人类抄录成卷。在13世纪《圣经》的一页中,发光的大写字母显示使徒保罗端着卷轴坐着,代表他给哥林多人的书信。

哲学家的瓶子

         作为一门实用的艺术,炼金术需要烧瓶、熔炉等工具,以及管理复杂化学实验的技术。《雷普利卷轴》以一个名为“鹈鹕”的玻璃烧瓶展示实践,烧瓶中绘有蟾蜍溶解成类似血液的液滴。之所以名为“鹈鹕”,是因为鹈鹕用长喙刺穿自己的胸口,以血哺育后代,这让人想到了宗教的牺牲。

现代复制版,双鹈鹕烧瓶(“gemissaries”),1981.jpeg

现代复制版,双鹈鹕烧瓶(“gemissaries”),1981

        在一本15世纪的图纸中绘有炼金术的设备,左侧是一个封闭的炉子,保证烧瓶保有恒定的热量。右侧精巧的蒸馏装置连接到葫芦形烧瓶,烧瓶也是《雷普利卷轴》所绘的“鹈鹕”款。

假雷蒙·卢勒之名(14 世纪),炼金术图纸(Codicillus),约 1450-1500 年(意大利北部或德国).jpeg

假雷蒙·卢勒之名(14 世纪),炼金术图纸(Codicillus),约 1450-1500 年(意大利北部或德国)

        一个结构良好的熔炉对于长时间保持温度至关重要。13世纪的《熔炉之书》中对各种熔炉进行了说明,其中有一款的设计类似于《雷普利卷轴》中描述。

13世纪的《熔炉之书》.jpeg

13世纪的《熔炉之书》


与化学的结合

      《雷普利卷轴》第二卷讲述了“贤者之石” (点金石,西方炼金术传说道具)的制造过程。

贤者之石的神力被炼金术师们描绘得神乎其神,在《炼金术博物馆》中有这样一段话:“人们将点金石称为贤者之石,这是最古老、最神秘、最不为人知的,是上天的降福,也是道德和神的力量,但对无知者则是隐秘的。”

        在炼金术士们的描述中,贤者之石既是太阳和月亮的化学结合,象征着热和干、冷和湿的对立原则,也代表身体、灵魂和精神。

         将宇宙行星拟人化在各个学科中均很常见,天文学家卡兹维尼(al-Qazwīnī,卒于 1283 年)撰写的附有插图的百科全书《创造的奇迹》在伊斯兰世界被广泛阅读。书中,他将行星描绘成人类的形象,比如,阅读的水星、演奏乐器的金星。

         伊斯兰教历史上,穆斯林学者对炼金术的效能长期争论不休。正统的宗教学者大多反对炼金术,而多数自然学科的学者尽管也不相信一般金属能变成黄金的说法,却接受了炼金术的基本观点,卡兹维尼也曾写过关于炼金术的文章。

卡兹维尼,《创造的奇迹》,18 世纪.jpeg

卡兹维尼,《创造的奇迹》,18 世纪

       炼金术和冶金学的著作中将行星与物质联系(金-太阳、银-月亮、水银-水星、铜-金星、铁-火星、锡-木星、铅-土星)的传统在意大利画家贝卡夫米(Domenico Beccafumi,1486-1551)的木刻版画体现。在土星之神的领导下,人类工人从事着冶金的工作,工人跛足的姿态暗示了铅的腐蚀;液态易挥发的水银,被表现为带翅膀的水星信使。

贝卡夫米,《铁匠》,约1525-1540.jpeg

贝卡夫米,《铁匠》,约1525-1540

哲学之树

        思维导图是马略卡岛哲学家雷蒙·卢尔(Ramon Llull,1232–1315)逻辑系统的核心装置。这种装置被中世纪的阿拉伯占星家用来通过机械手段计算想法。14世纪的炼金术士采用雷蒙·卢尔的图来表达化学材料和工艺之间的关系,并出现了大量被冠以雷蒙·卢尔名义写作的文本。尽管历史上的雷蒙·卢尔不认同金属嬗变的可能性,但仍然被冠以欧洲炼金术的权威之名。虽然《雷普利卷轴》没有使用思维导图,但其中的一些图像确实反映了“伪卢尔”的教义。

雷蒙·卢尔,《Ars Brevis》(终极艺术),约1450年(英格兰).jpeg

雷蒙·卢尔,《Ars Brevis》(终极艺术),约1450年(英格兰)

       雷蒙·卢尔的著作在中世纪的欧洲广为流传。在一本来自牛津或剑桥的15世纪的杂集中包括了雷蒙·卢尔简化版的思维导图(使用不同的阿拉伯字母表示不同的哲学思想。通过结合与字母和类别相关的数值,创建了新的洞察和思想)。这份手稿后来归诺森伯兰郡伯爵亨利·珀西爵士(1564-1632)所有,他是英国天文学家、数学家和炼金术士托马斯·哈里特的赞助人。

假于雷蒙·卢尔名下,《自然的秘密之书》,约1498年(威尼斯).jpeg

假于雷蒙·卢尔名下,《自然的秘密之书》,约1498年(威尼斯)

          一份15世纪的手稿保存了一个“卢尔风格”的机械纸盘系统,展示了矿物和有机成分是如何通过炼金术结合在一起的。这部《自然的秘密之书》写于14世纪下半叶,是现代欧洲早期最有影响力的炼金术专著之一,也是《雷普利卷轴》的重要来源,其中记录了一种从葡萄酒蒸馏的溶剂,“伪卢尔”将其药用。

供养人

       《雷普利卷轴》的最后一部分让我们与炼金术师面对面:他们不是庄严的哲学家,而是衣着朴素、握着朝圣者的手杖的形象,这也暗示着卷轴作者的形象。在某些版本中,他面对穿着华丽的国王——这可能是卷轴接收者的线索。

尽管炼金术在15世纪的英格兰是非法的,但炼金术士仍然可以寻求王室的供养。许多英国统治者,包括亨利六世、爱德华四世、亨利八世和伊丽莎白一世也确实颁发过许可证并赞助了炼金术项目。《雷普利卷轴》常常作为炼金术士送给供养人的礼物,以激起王室对炼金术的好奇。

假于亚里士多德名下,《秘密中的秘密》,约1425-1450年(布列塔尼).jpeg

假于亚里士多德名下,《秘密中的秘密》,约1425-1450年(布列塔尼)

        在中古法语版本的《秘密的秘密》中,一幅微型画展示了作者(或译者)将一本书呈现给法国国王的情景。在这本书中亚里士多德向他的学生亚历山大大帝就炼金术、王权统治等话题提供了建议。之所以假借亚里士多德之名,从某种程度上也是贴近王室供养人所好。

约翰·迪伊,《Monas hieroglyphica》, 1564.jpeg

约翰·迪伊,《Monas hieroglyphica》, 1564

          伊丽莎白时代的数学家和炼金术士约翰·迪伊(John Dee)利用炼金术知识在欧洲多地寻求赞助。他在旅行期间写的唯一一部关于炼金术的论文《Monas hieroglyphica》,并献给神圣罗马帝国皇帝马克西米利安二世。在英国,约翰·迪伊与女王伊丽莎白一世讨论过这本书。后来,在布拉格他把这本著作送给了马西米兰的继任者鲁道夫二世(Rudolf II)。

描绘伟大的工作

       《雷普利卷轴》代表了炼金术在图像上的早期尝试,设计和印刷进步也给炼金术带来新的发展。除了“说明书”式的描述外,17世纪的版画还表达了艺术与自然、祈祷与实践、天与地之间更广泛的关系。这种图像的进步并非炼金术所独有的,而是被用于知识的各个层面,以更生动的形式描述宇宙和自然的知识系统。


393.jpeg

海因里希·昆拉斯(Heinrich Khunrath,1560—1605),《圆形剧场的融合》,1609(汉诺威)

        物理化学和神圣魔法在代表智慧的圆形剧场融合,这本书的作者是帕拉塞尔医生兼炼金术士海因里希·昆拉斯。书中神圣、超自然和自然领域之间的关系体现在一系列精致的圆形版画——最著名的是胡拉特(Khunrath)“实验室”的蚀刻版画,画面左侧可见一名炼金术士正在祷告,那是上帝的领域;右侧是一个设备齐全的实验室,代表了自然王国。

柯歇,《地下世界》,1655 (阿姆斯特丹).jpeg

柯歇,《地下世界》,1655 (阿姆斯特丹)

       1638 年,耶稣会博学家柯歇(Athanasius Kircher)凝视着维苏威火山的火山口。数年后,在《地下世界》中,他设想了一个由炽热的地下水库构成的网络,地下水库为火山爆发提供了燃料。根据中世纪的理论,他提出火山热能形成“硫”和“汞”,通过类似于分馏的过程,再形成不同的金属和矿物质。

罗伯特·弗洛德(1574-1637),《微观世界史》第1卷,1617年(奥本海姆,德国).png

罗伯特·弗洛德(1574-1637),《微观世界史》第1卷,1617年(奥本海姆,德国)

       纵观《大世界史》和《微观世界史》两卷本,医生罗伯特·弗洛德用精美的几何图来探索大世界(宇宙)和小世界(人类)的对应关系。他的宇宙学借鉴了新柏拉图主义的哲学和帕拉塞尔苏斯的著作,并将其设想为宇宙尺度上的化学分离。

罗伯特·弗洛德,《哲学融合》,1638 年(荷兰).jpeg

罗伯特·弗洛德,《哲学融合》,1638 年(荷兰)

       弗洛德还用圆圈表达复杂的形而上学的关系。不同的圆圈代表了上帝、世界等不同的含义,现在看来带有现代艺术的影子。

展览现场.jpeg

展览现场

        炼制黄金是欧洲炼金术的主要目标,现代科学证明炼金术是不可行的,因为金是原子序79的金属元素,而非化合物。但12世纪以来,西方世界翻译的阿拉伯和希腊炼金术文献和与之相伴的大量实验,却积累了化学实验的经验,发明多种实验器具,认识许多天然矿物。炼金术的图像,也同样具有艺术价值。

展览将持续至7月17日,本文编译自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图书馆网站。

来源:澎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