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6日,“能动意象——北京工业大学艺术设计学院当代绘画展”在成当代艺术中心开幕。此次展览展出武非、王煜、杨永生、赵银鸥、申亮五位艺术家的六十余件作品。此次展览尝试以古代记忆术中的产生强烈效果和触发观者想象的“能动意象”(imagines agentes)来审视当代绘画图像。展览中的五位艺术家的五组作品分别代表了古代雄辩术中的五个步骤或五种技巧(分别为立意、谋篇、说服、强记、举止,inventio, dispositio, elocutio, memoria, actio)。它们在展厅中相互交织,彼此纠缠,在空间中共同构建了一种修辞学意义上图像的秩序和“能动意象”的逻辑。五位艺术家和策展人均任教于北京工业大学艺术设计学院,在教学的同时他们又积极投入当代艺术活动;展览亦是试图打破学院内外的界限,把教学工作和社会公众相结合,把学院和社会文化空间相结合。

武非  迹象(2)24X27CM  纸板大漆   2020.jpg

武非  迹象(2)24X27CM  纸板大漆   2020

王煜  例外场之二 157X 139cm 纸本水墨设色 2019年.jpg

王煜  例外场之二 157X 139cm 纸本水墨设色 2019年

      “能动意象”(imagines agentes)源自拉丁文词汇,英文称(active images),表示“行动的形象”。在记忆术层面,指能激发想象的、让人产生深刻印象的图像,即有冲突或怪诞效果、或极美或极丑的有特殊印记能力的画面,它们能够在记忆中保存的更持久。

        自古以来,艺术形象与记忆术有着密切地联系。传说中的记忆术发明者古希腊诗人西蒙尼德斯(Simonides)正是从视觉层面来审视诗歌、绘画与记忆术的。排列有序的形象在想象的建筑空间景观中的特定位置是古代记忆术的前提。文艺复兴时期的记忆术更是与具象艺术尤其是绘画直接相关,诸多艺术图案和题铭都有辅助记忆的功用。中世纪和文艺复兴时期的教士和演说家常常根据意象的难忘特性选择艺术形象。这些积极有效的形象即可被称为“能动意象”。乔托在其著名的斯克罗威尼礼拜堂壁画中所绘的“七美德”和“七恶行”中,尤其注重形象的戏剧性特征,“不忠”的癫狂手势和“愚蠢”与“嫉妒”中奇怪荒诞的拟人形象让人印象深刻、过目不忘。

        以鲜明生动甚至怪诞的形象来激发记忆,是古代记忆法的核心之一,也是“能动意象”的主要目的。我们以这种古老的方式审视当代艺术作品,似乎能有意想不到的发现。五位当代艺术家的作品汇总到展览中,仿佛就是“能动意象”通过绘画这种古老媒介的艺术再现:赵银鸥极富表现力的癫狂怪诞形象,直达人类的暴戾本性;王煜以水墨表现的超验形象和冲突关系,仿佛梦境中超乎寻常的形象投射;申亮以疏离荒诞的形象介入日常情景之中;杨永生以放大的静物和怪诞的画框组合,赋予图像极度夸张的美感;武非则以对比强烈的综合材料和大漆表现出来意象化的张力图形。这些形象无论辗转反侧或扑朔迷离,都可使所见者产生强烈的印象,并长时间留存在记忆中。不是简单地依靠其图式语言的可识别性,而是凭借形象的经营位置彰显自身的力量,诉诸感官,以激发想象和承载记忆。

展览现场.jpg

展览现场

据悉,展览将持续到4月5日。

 图、文/主办方提供

展览信息

6378225145439257811384277.jpg

展览名称:能动意象——北京工业大学艺术设计学院当代绘画展

策展人:高远

艺术家:武非、王煜、杨永生、赵银鸥、申亮

展览时间:2022年3月5日-2022年4月5日

展览地点:成当代艺术中心

来源:艺讯网